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风玉露的博客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日志

 
 

哈佛律师的辩护之道  

2010-07-14 15:13:38|  分类: 法治窗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佛律师的辩护之道 - 金风玉露 - 金风玉露的博客    辩护之道,强者之道。

 为了拯救和保护当事人,律师要不顾任何风险,不惜任何牺牲。这是律师义不容辞的职责。  布鲁厄爵士

 律师是要四面出击的人,他的敌人可谓众多。也许许多人选择了“对手”这个温和的词语来代替敌人,但温和并不意味妥贴,更谈不上精确。律师在与检察官、对方律师、甚至法官及陪审团做着最直接的对垒。看谁更坚决、更自信,更能讲出道理。此时说服自己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说服那些通过投票决定结果的人,那些在判决书上签字的人。

 律师有着荣誉和体面,虽然有时是毁誉参半。但在法庭上,虽然我们——尤其是刚为律师,并取得几次小胜的初生牛犊们——有时不愿承认法官是真正的主宰,是法庭上的王者,尽管在对抗式的程序中,人们认为法官是个消极的角色,但无疑将为此付出代价。法官既可以神情安详,饶有趣味,静静倾听,鼓励你进一步阐述;也可以突然发威,咆哮怒吼,限制或剥夺你的权利。你提的建议,它可以赞同也可以驳回,这就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的威力,他或者偏听偏信,刁钻尖克;或者目中无人,漫不经心。但你——律师绝不行。因为他有权投票,有权签字,而你没有。

 第一个敌人

 律师的第一个敌人绝不是别人,诸如虎视眈眈,咄咄逼人的检察官,愚蠢自负慵懒松弛的法官,恹恹欲睡、麻木不仁的审判员,而是他的委托人。

 委托人是出钱“雇”他辩护的人,委托人是需要逃避责任的人,当然这是对被告而然。仅此两点,他带给聘请律师的麻烦就绝不会少。

 律师是公众的仆人,就像病人患病需要请医生为其诊治一样;当一个人受到指控时,他完全可以聘请律师为其辩护。律师接受他的聘请,乃是履行其神圣职责。为当事人辩护,并不等于袒护他,并不等于为他开脱罪责。     马歇尔· 获尔

 在建议该由当事人作出决定时,律师必须注意表明,他关心的是当事人和当事人的最大利益,通过明确地说出为什么当事人最能够作出决定,通过注入感情以及如果当事人感到无所适从或者没有把握时,通过表明乐意重温一遍所有的后果,律师的苦心就会有希望得到证明。

 最不起眼的绝招···充分准备

 不管是交叉询问还是最后辩论的东西,在我看来,这个东西是任何诉讼的起诉与辩护中取得成功的唯一重要因素,那就是准备.   文森特·布格里奥齐

 功夫在庭外

 一个处于劣势的官司可能会赢,不是因为审判混乱或糟糕,或者审判程序的不公正,它仅仅因为陪审团或法官只对他们感受到的刺激发生反应,而这些刺激是来源于证据的。如果律师没有把证据提交法庭,那么有错的一方可能会因为证据方面占优势赢得这场官司,因为这些证据没有得到回答或反驳。事实不会从法庭的窗口飞进来,而是用脚把他拖进来的而把这些证据拖进法庭的正是律师。

 开门见山

 我的宗旨和职责是向诸位先生阐述此案的来龙去脉,提出充足的证据,以便使诸位能够最大限度地理解对被告的起诉。并尽可能地了解证人席上每个证人提供的证言,我将以最简单、最通俗和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来表述。   伍· 海· 穆迪

 陪审员随时随地都注视着律师的一举一动,而他们的决定,多半是以他们对人的印象而定的。每一个陪审员,都不愿看到律师对证人疾言厉色,或是和法官争吵,除非法官有明显的错误。陪审员毕竟也是人,都富有同情心,不时会表现出同情或谅解的情绪。如果陪审团想要救当事人,他们完全能找到一个好的理由来解释,而且一定能获得成功。                  

 我只知道,我办的每个案子都特别耗神费时。至少有两次,一个案子花了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解决。获得技巧的过程就是认真对待每一件案子的过程。   克莱伦斯· 丹诺

 律师在准备过程中,往往拥有一些重磅炸弹——对方对此浑然不觉,或者以为你根本不可能得到这样的证据。当自己拥有足够的这种重磅炸弹时,就可以韬光养晦。又意采取低调处理,而在对方最神采飞扬时给以重击,让对方猝不及防,根本无时间及信心组织反扑。

 陪审员随时随地都在注视着律师的一举一动,而他们的决定,多半是以他们对人的印象而定的。每一个陪审员,都不愿看到律师对证人疾言厉色,或是和法官争吵,除非法官有明显的错误。陪审员毕竟也是人,都富有同情心,不时会表现出同情或谅解的情绪。如果陪审团想要救当事人,他们完全能找到一个好的理由来解释,而且一定能成功。——克莱伦斯· 丹诺

 律师在法庭上从来是同时扮演建设者和破坏者的双重角色。当他把对方的城墙捅的千疮百孔之后,就该马不停蹄修补自己证人的漏洞了。这种漏洞必须及时修补。

 当然,假如证人表现出没有能力清楚地回答律师提出的问题,或者闪烁其词,语焉不详,故意回避律师提出的问题,律师就有权利打断他的话语,要求他就律师提出的问题做直接的正面回答。对于这些证人,律师要通过坚定不移地要求对方正面回答问题而取得证言,把他们的丑恶本质和案件真实情况揭露出来。

 无论自己是什么样风格的律师,无论是温文尔雅,和蔼可亲型的,还是态度坚决,慷慨激昂型的,都要痴迷地追求对这个案件的任何细节的把握,都要把这当成决定胜负的生命所在。当然,律师必须有几手——让对方律师和证人都心存敬意以至怯意的技巧和武器。

 法庭审判,需要灵巧的智慧,敏捷的思路以及瞬间决定的能力。优柔寡断,往往会招致失败。有时候,场上的情况又要求律师要有自控力,不论你的内心多么焦急忧虑,外表上必须像平静的池水一样沉着冷静。我很少和别的律师、法官,或者怀着敌意的证人争吵,因为我知道,证人的话一出口,就无法修改。——丹诺

 我从不愿意教人如何演讲,但许多人却要求我传授秘诀,并且要我教导他们,怎样才能中一个合格的律师。实际上。这种事情和其他事情一样,只需要有自己鲜明的个性。即使大家对你的见解并不赞成,但如果能做到标新立异独具特色,也能够留下深刻印象。假如你有一套自己的见解,又有一套发挥见解的独特方式,你就会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杰出的演说家。——丹诺

 确证可以用于审判的任何阶段。···你让你的论点为陪审团所接受,靠的不只是把事实讲给他们听,还要把事实拿给他们看。——苏姆·洛根丝

 ···切记:千万不要在不知道结果的情形之下出示证据。

 倘若要说服他人,首先就要想方设法使人听得进你所说的话。

 可以想见,如此竞争激烈的最后冲刺,律师必须有过人的精力,敏锐的思辨,娴熟的语言及饱满的思想感情才能取胜,缺一都将使努力枉费。

 ···诚然,如果以枯燥乏味的词语,文理不通的句子混乱不清的逻辑,无精打采的表情做最后陈述,那么在法庭上这将会是十分不利的。但是,矫揉造作的词语或装腔作势的语言格调乃是不真诚的表现,哪怕涉世最浅的陪审员也听得出来其中让人怀疑的成份。可以这么说,纯粹依靠感情来左右辩论,弄得不好,就会出洋相,因而只有等到感情的自然流露,而且听者不感到刺耳时,才能小心使用它。

 感情,必须借助语言才能充分表达,同时传染给听众,所以作为律师在最后陈述中注意修辞,细致研究语言是有一定必要的,但是,如果无节制地追求语言的华丽,并且把它当作法庭陈述的时髦,那就有点舍本求末了。

 事实上,证据陈词不可能像会场中的座椅一样被排列整齐地放在听众面前,所以,那些对法律不是很熟悉的陪审员们,难免会被搞得眼花缭乱,头昏脑胀的。······律师应当把经过法庭辩论论证过的事实证据加以整理,理出一条合理有序的线索来。其实,庭审过程就好比一段惊心动魄,充满惊涛骇浪的航程,律师应该在航程的近点处——最后陈述不失时机地把他刚才经过的路线,描绘成一幅最佳航线图,以免前功尽弃。这是非常非常必要的。

 法庭陈述还需要借助生动恰当的语言表达。律师在法庭陈述的终极目的是他的观点被审判官们所接受,而生动恰当的语言正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重要手段。生动恰当的语言具有诱人的魅力,使人得到美的享受,从而不知不觉地为他的观点所折服,就像我们往往情不自禁地陶醉在一部歌剧或大自然美景中一样。

 其实,双方律师在法庭上都在争当法庭这个舞台的监督兼导演。如同戏剧导演必须首先知道舞台大小,边缘及限制一样,也正如一个世界级或超级滚球队会提前到达东道主球场上练习以熟悉场地一样,辩护律师也应在庭审前去熟悉法庭环境。他们必须通过敏锐的观察力和精湛的注意力,毫不隐讳地为双方诉讼参与人寻找出其中存在的不利缺陷、障碍和其他因素,同时,尽可能地把它从不力转为有利条件 。

 正是如此,律师的辩护纵有百招千招,也许没有一个是屡试不爽,立竿见影的绝招。律师在不断充实自己的法学知识,培养自己思考、耐心和细致的习惯的同时,所能做的就是实践、实践、再实践。      

                                          《胜辨为王》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